欢迎来到高博智融官网! 当前站点:主站主站
高博智融

登录 | 注册 | 收藏本站 | 网站地图 | 腾讯微博 | 新浪微博

高博智融

财智增值·风险防控专家
全国咨询热线4006-750-236
高博智融——科技成长型企业一站式解决方案服务商

服务范围

联系高博智融

联系高博智融

高博智融集团有限公司

咨询热线:4006-750-236

电话:010-64465710

        010-64465760

传真:010-64462340

邮箱:chinagoub@chinagoub.com

总部地址:北京市朝阳区东土城路8号林达大厦A座23层

    在对全国2766家公立研究开发机构、高等院校为样本进行分析后,2月28日,我国科技成果转化年度报告首次发布。我国科技成果转化的数量、质量、输出技术和服务的能力都在快速增长和加强,但仍有成果与市场需求脱节、专业转化人才缺乏、政策不够完善等“硬骨头”要啃。

    今年全国两会上,多位专家关注科技成果转化难题,教育部也于近日认定首批高等学校科技成果转化和技术转移基地。记者采访十四所以及苏州大学、江苏大学等高校院所,探讨如何打通科技成果转化“最后一公里”。

    我国高校科研成果转化金额哪家多

    投资8000万元、拥有1万平方米场地的苏州大学相城机器人与智能装备研究院,由苏州大学与苏州相城区携手组建。

    首批入驻研究院的机电工程学院王明娣教授团队,依托研究院科技成果转化平台,针对上海铁路局南京桥工段铁轨生锈、严重危害高铁运行安全的难题,自主研发出便携式非接触式激光除锈机,不仅有效提高了现场作业质量和除锈效率,也解决了高铁网长三角一体化战略布局的核心技术难题。

    类似王明娣教授这样的团队还有很多。近年来,研究院为高校教师创新创业、地方产业转型升级搭建平台,已申请发明专利105项,培育孵化企业40家。

    2月28日,中国科技成果管理研究会等单位联合发布《中国科技成果转化2018年度报告(高等院校与科研院所篇)》。报告称,我国科技成果转化数量快速增长,2017年,2766家公立研究开发机构、高等院校以转让、许可、作价投资方式转化科技成果的合同金额达121亿元,同比增长66%。此外,科技成果转化质量、高校院所“四技”水平(即技术转让、技术开发、技术咨询、技术服务水平)不断提升;科研人员获得的现金和股权奖励金额则达到47亿元(2017年),同比增长24%。

    报告还公布了2017年中国高校科技成果转化金额排名,位列前10的高校基本是理工科强校。清华大学20.60亿元位居首位,浙江大学16.89亿元位列第二,东南大学12.95亿元位列第三。苏州大学、南京航空航天大学、江苏大学、南京理工大学分列第12、15、16、17位。

    报告同时指出,高校院所在科技成果转化方面仍存在转化政策不够完善、成果与市场需求脱节、专业服务机构与专业人才队伍缺乏、有利于促进科技成果转化的评价体系尚未有效建立等问题。“有的研究单位讲起来几年里也能有几百项专利,但最后能被企业变成产品或者应用成果的寥寥无几。”全国两会上,中科院上海生命科学研究院院长李林直言。

    近日,教育部拟认定22个中央所属高校的基地、25个地方高校的基地为首批高等学校科技成果转化和技术转移基地,其中包括东南大学、江南大学、南京理工大学、苏州大学、江苏大学等。未来,每个基地需总结提炼1至2个可供复制推广的政策措施和经验做法,由教育部总结提炼,并向全国高校示范推广。

    从“在家等”到“送上门”

    开放共享迎接产教融合

    如何让优质的科教资源更好地释放到经济发展主战场上?苏州大学党委副书记、副校长路建美表示,学校与地方共建产学研合作平台是提升服务地方经济能力的有效举措,苏州大学已探索出一条“优势学科一优势产业一地方政府”的发展模式,并推出了“一院一市一基地”的思路。

    譬如,由苏州大学、苏州工业园区政府和加拿大滑铁卢大学共建苏州大学纳米科学技术学院,并联合园区内高校共同建立了苏州纳米科技协同创新中心,目前已培育纳米科技企业41家(18家由苏大老师创办),其中上市公司5家(3家由苏大老师创办)。

    此外,学校带动载体合作,做大做强国家大学科技园和国家技术转移机构两个国家级孵化载体。目前,苏大科技园已形成涵盖苏州市工业园区、姑苏区、吴江区、高新区、吴中区的“一园五区”的发展布局,孵化企业475家,其中苏大科研人员、学生、校友创办企业250余家,辅导上市企业4家,促成投融资金额超亿元。

    全国两会上,上海交通大学常务副校长丁奎岭认为,科研成果转化不高的原因之一,在于高校院所的基础研究许多都不具备市场竞争能力,企业不感冒,自然也难以转化成功。

    “科研人员要积极走进企业进行现场调研,使得科研工作有的放矢,以开放、共享的心态迎接产教融合的大潮。”江苏大学校长颜晓红说,学校应积极分析市场变化,调整科研工作思路,从传统的单一项目合作转变为战略合作,从教师个体服务转变为学科团队服务,从短期合作转变为长期合作,从“在家等”转变为“送上门”。

    去年12月,江苏大学与扬州市江都区签订协议,合作共建新能源汽车产业研究院。一方是有着混合动力车辆国家地方联合工程研究中心的高校,一方是以汽车及零部件产业为主导产业的地方政府,强强联合,实现共赢。去年以来,江苏大学还与泰州、兴化等地共建了地方产业研究院。

    “我们设立了民品发展基金,重点支持产业需求明确和应用前景好的项目研发。”中国电科第十四研究所所长胡明春说,自“十二五”以来,全所已累计开展40余项研发项目,空管雷达、气象雷达、高端芯片、安全计算机领域等一批成果实现在产业平台上的转化。

    建立“活血”激励机制

    培养科技转化复合型人才

    李林认为,科技成果转化困难的主要原因,一方面在于缺乏既懂技术又懂知识产权、还懂管理和市场的复合型人才,一方面对从事科研成果转化专业人员的“活血”激励机制也存在不足。

    “军工院所科技人员普遍存在重技术轻市场、重研发轻转化的不足,面向军民融合深度发展的‘市场化’基因短板,十四所每年拿出3000多万元设立‘人才发展基金’,用于引进高层次领军人才和培训军民融合发展紧缺的复合型人才。”胡明春告诉记者。

    为了解决人才资源储备不足的问题,十四所还展开与华为、IBM等跨国高科技巨头的经验交流、“十四所大学”分类能力培养、“智能制造创新中心”实体管理探索等一系列举措,科研成果转化队伍逐渐形成。

    “人才资源必须释放,要激励更多的教师将承担的国家项目转化为应用成果,让科研文章写在大地上。”路建美表示。苏州大学的“学术大师+创新团队”科研发展模式,为学校精准对接企业需求提供了源源不断的活力。比如由阿特斯投入500万元合作的苏州大学—阿特斯光伏研究院,已率先在世界上实现了高效黑硅太阳电池的大规模生产,在短期内将形成超千亿元的市场。

    “产权激励是推动科技成果转化的关键性制度基础。”中国宏观经济研究院产业所副主任、副研究员盛朝迅撰文称,“一些高校和科研院所的科技发明成果还存在所有权、处置权、收益权等权属不清的问题,科研人员的创新收益得不到有效保障,制约了科技成果转化的热情。”

    胡明春介绍,为激发各类人才的创新激情,十四所已推出岗位分红、股权激励等措施,实行以增加知识价值为导向的分配方式,配套制定了《科技创新奖励管理办法》《科技成果转化奖励管理办法》等文件,2017年,十四所对各类科技创新活动奖励金额达到了6500万元。

    我要评论:  
    内 容:
    验证码: (内容最多500个汉字,1000个字符) 看不清?!
     
     

    1.尊重网上道德,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各项有关法律法规,不发表攻击性言论。

    2.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3.方案留言板管理人员有权保留或删除其管辖留言中的任意内容。